海外人肉购物网络社区

专访贾跃亭

仙语股禅2018-05-15 02:08:03

   近几年的乐视网股价从23元上涨到最高的1550元,我们不禁要问,乐视在二级市场的表现为什么如此异同,乐视本身有非常明显的贾跃亭的标记。因此我们不得不来认识下贾跃亭是如何一手制造出乐视网这只资本市场的大牛股!

   以下内容融合了央视和人物周刊的采访。排版不当之处请大家见谅!



人物周刊:过去的一年你都在国外,都去到哪里,做了些什么?

贾跃亭:去年在海外只做了两件事。一个是乐视生态的全球化复制,乐视模式是全球领先的,美国都没有,领先的十年窗口能把它真正变现,由时间优势变成市场优势,把现在乐视的这套打法复制到美国、东南亚。欧洲排得靠后些,欧洲是一些比较保守的国家,已经远离互联网;第二件是汽车生态链的事,所有顶尖的汽车国家基本都走了。

人物周刊:乐视的管理层对你在美国研发汽车的举措有什么看法?

贾跃亭:他们都没有参与美国的事。12年下半年我就开始全力做调研,13年决定做这个事,派人到美国做前期的筹建公司什么的,最后整个战略定完了,需要落地,我就亲自过去做,我就过去(美国)做这个事了。

人物周刊:乐视手机的发布会后,你和公司都获得了巨大的关注度,毁誉参半,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

贾跃亭:我微博底下攻击的主要有两类人,一类人是非常资深的果粉;一类是竞争对手,黑乐视的人,找了很多水军黑乐视,他们知道乐视现在跟别的公司不一样,我们是真正挑战未来的公司。整个发布会我讲了那么多,大家都说老贾在吹牛。那个PPT300页里最起码有一千多个重要的信息点。其中,最核心的有十大世界第一,如果有一个说的是假话,是失实的,大家可以随意攻击乐视,我无话可说。



人物周刊:你曾提到“化反”、“死于专注”等词汇,这些是怎么想出来的?

贾跃亭:“化反”就是化学反应,对乐视来讲其实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件事,甚至是最最核心的一个词之一。因为乐视是要打造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我们希望在新的互联网时代下打造一个适应时代的,最主流的、正确的经济理论和最正确的商业模式。4年前,有记者采访我,我跟他讲“死于专注”,这篇文章没有引起太大的共鸣。全世界的人都说专注是对的,你怎么说死于专注呢?这又是制造一个新词,哗众取宠,但是其实我讲的是死于专注在一个点上。这也是乐视一直以来做的这些事的一个内在的驱动力,乐视老是做很多挑战未来、挑战自己的事,经常资金链很紧。乐视做汽车,说这又是炒作,所有人都认为这又是在编故事,为了资本市场。

我是技术宅,也没有精神导师

人物周刊:你人生的第一桶金来自于哪里?

贾跃亭:第一桶金就是我们的电脑公司,叫“卓越实业”。主要是电脑的组装、销售、印刷还有打字。那之后建了一个私立的学校,在当地。建立的过程中,需要钢材,我们又做了一个钢材公司。后来发展很快,96年成立公司,99年到太原成立通讯公司。太原做了3年。我从来没做过煤矿,但洗过煤,那是比较次要的产业。那会儿我们就已经开始跨界了,在太原开始做通讯技术、通讯设备。再后来又来北京,做通讯软件和流媒体,只有几百万的资金量。如果我是开煤矿,何必辛苦地做这种生意。

人物周刊:你在创业的过程当中有没有指引你向前的精神导师?

贾跃亭:很多人都值得学习,每个时代都有太多值得学习的人了,但是并没有一个完全对标的,就要成为他这样的,否则只是一个跟随者思维。颠覆者、创新者、变革者必须得有自己独立的观点。我和竞争对手、合作伙伴之间的交流非常少,我是一个比较技术宅、产品宅的人,我很少出席任何场合,几乎从早到晚就在公司里,社交很少。发布会上请的那些明星,其实都不是特别熟。圈子里都说从来没在任何聚会上看到我,很多人都批评说这个人很拽。其实是我个人的性格短板决定的,我不是一个很擅长社交的人。也没有参加过任何的老乡会,社交需要浪费大量的时间。比如马云是社交家、思想家、战略家,这是他非常强的优势;而我就3个点,战略、组织、产品,这是我最感兴趣的3个事。



  【记者姚佳浩】:最近听到您在各个场合经常提到的一个词就是乐视的生态,您能不能用最简单通俗的话告诉我们什么是乐视的生态?

  【贾跃亭】:乐视生态是由垂直闭环的生态链和横向开放的生态圈共同构成的全球共享的完整生态系统,在这个生态系统当中我们希望能够让不同的物种实现密切的协同,取得共生、共赢、共享。同时多物种之间能够实现跨界化反,不断地能够重新全新的体验、全新的元素和全新的价值。

 

【记者姚佳浩】:您一直会谈到说乐视这个生态的协同化反是它是否能够存在下去的一个原因,为什么这个因素这么重要?

  【贾跃亭】:如果无法产生跨界化反那就是多元化,多元化在传统的工业时代还是非常多的企业采用了这种模式,但是多元化也有它非常致命的弱点,就是资源分散、精力分散,不能够在某一个领域非常集中的、非常专注的做深做透。但是在互联网的时代下我们认为工业时代的工业化分工已经不能够满足这个时代创新的要求和发展的要求,所以我们提出了生态模式,生态模式有三个特征,第一就是价值重构,第二共享,第三就是全球化。而价值重构需要靠的是化学反应,如何产生化学反应就得通过产业链的垂直整合和跨产业的价值链重构,真正去打破产业的边界,打破组织的边界,进而打破创新的边界,实现跨界创新

【记者姚佳浩】:原来乐视光做视频内容的时候还能看得明白,没准它能成一个中国的U2,但是当它要进入到手机、电视甚至要去造汽车了,大家都看不懂了,觉得老贾很多时候都是在吹牛,您怎么看这个事?

  【贾跃亭】:的确如此,这是我们认为非常正常的反应,因为大家都习惯于这种常规思维,当要制定一个真正打破常规的颠覆性的战略的时候,其实会遇到很多传统思维的质疑和挑战,我们经常讲的一句话,只有99%的人不认可的事情才有可能成就变革和颠覆。

【记者姚佳浩】:做这样的事情会不会感到很孤独,有这个孤独感吗?

  【贾跃亭】:的确如此,不是讲乐视,实际是每个颠覆者都是孤独的,就像我们从网络视频开始进入到内容领域,进入到电视领域,进入到体育领域,进入到手机领域,进而进入到汽车领域和互联网金融领域一样,我们横跨了7个产业,大家都认为那是天方夜谭,不可能取得成功,因为历史上没有这种模式获得成功的。

 【记者姚佳浩】:今天上午在爱奇艺领袖峰会的论坛上您也是上台分享,您提到说现在BAT是中国创新企业的三座大山是吧?乐视光光做视频领域就跟BAT有抗衡,但是侥幸能够活下来,我想知道乐视在其他的这个领域,其他的这个平台和入口怎么来构建自己这个行业壁垒?

  【贾跃亭】:说BAT三座大山其实是论坛上开个玩笑,但的确也反映出BAT的强大之处和优秀之处,的确中国的第一代互联网是由这三个最优秀的公司来引领,但是时代的变迁会带来整个经济理论的变迁、商业模式的这种变迁,所以乐视更希望能够去探索下一代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到底是什么,所以在视频领域能够看到我们,现在视频领域只剩下四家了,除了BAT只有一个乐视,的确乐视的压力是非常山大的。但是乐视为什么乐视视频在和BAT竞争过程当中还能够独活下来,其实和乐视生态这种模式,真正创新性的模式是密切相关的。如果乐视仅仅做网络视频,相信结局会和其他的视频网站是同样的结局,要么被BAT打死,要么被并购,要么被参股,但是由于乐视有了视频之外的很多的强相关、强化反的生态,所以让生命力变得更加顽强,而生命力顽强的背后是其实乐视的模式在视频之外又创造了很多全新的价值,这样我们才能够真正的跟BAT不在同一个维度上来进行竞争。所以就像今天上午我讲的一样,乐视并不是要挑战BAT,也不是跟BAT竞争,而是希望能够创造一个更高维度的模式,能够来探索出一条下一个互联网时代的发展模式和发展道路。

 【记者姚佳浩】:谈到大家还比较关注的目前乐视这个超级汽车的项目,我不知道现在进军到哪一步了?因为我们也知道所谓新能源、智能汽车也是很多的企业争相进入的一个领域,包括前不久造空调的格力电器也收购了一个新能源汽车的公司要进入这个领域,但是别人造车好歹人家就是制造企业,还是干制造企业的活,乐视是一个互联网公司,大家觉得互联网公司进入一个制造业的话,他觉得不一定靠谱,您怎么看这个事?

  【贾跃亭】:大家的想法都是对的,站在传统的观念上和常规思维上来讲都是对的,因为它把电动汽车仅仅看作是一个传统的汽油汽车的一个延伸或者一个改良性的创新,但是如果站在真正定义未来的这种眼光来看,或者站在互联网的角度来看那恰恰又是错的,因为大家都认为汽车产业的核心竞争力和最核心的要素价值是制造,但在我们眼里恰恰相反,未来整个汽车产业面临一个百年不遇的巨大的历史机遇,未来汽车产业将会是四大趋势,电动化、智能化、互联网化和社会化共享化,在这四大趋势当中你可以看到制造其实我们并没有把它作为一个主要的趋势,我们认为汽车产业的制造是非核心价值,当然如何制造出极高质量的产品,在这个基础之上未来真正的价值创新是在刚才讲的四个方面,所以在这个历史趋势下我们恰恰认为互联网企业来做互联网智能电动汽车才是真正最适合的,才是真正代表未来形势的。在这件事上可能无论人都质疑互联网公司造汽车这件事,尤其是乐视是全球第一家真正汽车全产业的互联网公司,没有第二家互联网公司进入,尤其是代表未来的核心价值全产业链。




Copyright © 海外人肉购物网络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