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人肉购物网络社区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现状与贸易合作分析

楼主:中国工业品牌新丝路之旅活动 时间:2018-06-19 01:45:34




作为“一带一路”的重要节点,西亚国家在亚、欧、非国家经贸往来中可以巩固和加强其枢纽地位,对阿联酋等传统商品、人员枢纽作用的升级十分重要。同时,西亚国家还可以成为以能源为代表的相关产业合作的基地,可以通过“一带一路”实现优势的有效发挥,巩固其自身的全球地位。本文从梳理了我国与西亚地区投资合作与贸易往来的发展现状,分析了当前环境下所存在的问题和风险,在开展合作方面提出相关建议。


西亚国家经济发展现状

西亚地区总面积约718万平方公里,占亚洲总面积的16%,拥有丰富的石油资源。“一带一路”西亚地区沿线国家包括土耳其、伊朗、叙利亚、伊拉克、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巴林、科威特、黎巴嫩、阿曼、也门、约旦、以色列、巴勒斯坦、亚美尼亚、格鲁吉亚、阿塞拜疆、埃及共19国。

西亚号称“世界石油宝库”,是世界上石油储量最丰富、产量最大、出口量最多的地区,所产石油90%以上供出口,主要出口到美国、西欧和日本。大部分西亚国家的工业化水平比较低,科技发展水平一般,机械设备的加工制造、纺织、日常用品制造等产业不发达。同时,西亚地区是东西方文化交流的要道,霍尔木兹海峡、曼德海峡是沟通大西洋和印度洋的交通纽带,战略地位十分显要。

目前,西亚地区内的国家还没有形成良好的水电输送网络,导致水电匮乏的国家经常面临缺水、缺电等问题。交通运输方式存在布局不平衡、建设不完善问题,通讯设施覆盖率低、港口运转能力有限、航空线辐射世界不足等也是西亚国家基础设施存在的问题,严重制约了国内经济的发展。

表1:中国-西亚经济走廊相关国家2014年发展情况

国家

面积

(万km²

人口(亿)

GDP

(万亿$

人均GDP

(万$

土耳其

78.356

0.7584

0.7995

1.0542

叙利亚

18.518

0.233

0.0404

0.1734

格鲁吉亚

6.97

0.045

0.0165

0.3676

约旦

8.878

0.0661

0.0358

0.5416

伊拉克

43.832

0.3428

0.2205

0.6432

伊朗

174.515

0.7847

0.4153

0.5292

沙特

200

0.2937

0.7462

2.5407

阿联酋

8.36

0.0945

0.4016

4.2497

巴林

0.071

0.0134

0.0339

2.5299

阿富汗

65.209

0.3128

0.0208

0.0665

阿曼

30.95

0.0393

0.0818

2.0814

也门

52.797

0.2497

0.036

0.1442

以色列

2.207

0.0822

0.3042

3.7007

黎巴嫩

1.04

0.0451

0.0457

1.0133

卡塔尔

1.1

0.0227

0.2118

9.3304

阿塞拜疆

8.66

0.0954

0.0752

0.7986

亚美尼亚

2.98

0.0298

0.0109

0.3646

科威特

1.782

0.0348

0.1758

5.0517

埃及

100.1449

0.8339

0.2865

0.3436


数据来源:国研网统计数据库,国研网宏观研究部整理


图1:西亚国家2014年GDP及增长(亿美元,%)


数据来源:国研网统计数据库,国研网宏观研究部整理


一、土耳其

土耳其主要进口产品有矿物燃料、矿物油及其产品、沥青等;核反应堆、锅炉、机械器具及零件电机、电气、音像设备及其零附件;钢铁;车辆及其零附件,但铁道车辆除外;塑料及其制品。主要出口产品包括车辆及其零附件,但铁道车辆除外;核反应堆、锅炉、机械器具及零件;针织或钩编的服装及衣着附件。

2014年中土双边贸易额为277.4亿美元,矿产品一直是土耳其对我国出口的最主要产品,而我国向其出口的主要商品为机电产品、纺织品和贱金属及制品。2014年土耳其前五大逆差来源地依次是我国、俄罗斯、德国、韩国和美国;顺差主要来自伊拉克、英国和阿塞拜疆。

二、叙利亚

叙利亚工业基础薄弱,现代工业只有几十年历史。现有工业分为采掘工业、加工工业和水电工业。采掘工业有石油、天然气、磷酸盐、大理石等。加工工业主要有纺织、食品、皮革、化工、水泥、烟草等。同时“绿色金子”橄榄,同“黄色金子”小麦和“白色金子”棉花并称叙利亚三大农作物。

吸引外商直接投资的领域包括有石油、天然气、磷酸盐、岩盐、沥青等。已探明石油储量25亿桶,石油及其产品基本自给,并部分出口。已探明的天然气储量6500亿立方米,磷酸盐储量6.5亿吨,岩盐储量5500万吨。

叙利亚主要从我国进口机电、音像设备及其零件、附件、贱金属及其制品、植物产品等。向我国出口纺织原料及纺织制品、矿产品、植物产品等。在叙开展合作业务的主要中资企业有中石油、中石化、中石化十建公司、中纺、中材建设、北方公司、湖北宏源电力、中兴、华为、四川机械设备公司等。

三、格鲁吉亚

格鲁吉亚自然资源较为丰富,主要有森林、矿产和水力资源等。森林面积占国土面积的38.5%,木材总储量4.2亿立方米,主要有榉木、松木、樱桃木和胡桃木等。矿产主要有锰、铜、铁、铅锌等,其中有世界闻名的“齐阿土拉”锰矿区,该矿探明锰矿储量2.34亿吨,可开采量1.6亿吨,部分锰矿品位较高。水力资源丰富,矿泉水闻名独联体及中东欧国家;拥有大小河流319条,水电资源理论蕴藏量1560万千瓦,是世界上单位面积水能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之一。

我国是格鲁吉亚第四大贸易伙伴,2014年贸易额达8.233亿美元,格进口7.329亿美元,对华出口9030万美元。向我国出口商品主要有铜矿砂及其精矿、铜废碎料、葡萄酒等;格自我国进口商品主要有建筑材料、自动数据处理设备、手机电话、钢材、洗衣机等。

四、约旦

约旦主要进口产品包括石油制品、汽车/摩托车及零配件、钢材、粮食、设备和工具、电子产品,主要出口产品有服装、钾肥、蔬菜和水果、药品以及化肥。

我国产品中家电、手机和电脑网络产品在约旦颇受欢迎。电脑网络设备已成为两国政府经援项目的首选物资。另外出口农产品中有些商品在当地市场占有率较高,如花生、花生仁、大蒜、豆类等;还有一些商品,如冻肉、活羊等,已被约旦定为新的待开发的主要进口商品源。

五、伊拉克

伊拉克主要进口产品包括各种生产资料、粮食等生活必需品,原油、天然气、椰枣、化肥等是主要出口产品。

目前,进驻伊拉克的中资企业有中石油、中海油、绿洲公司、上海电气、中建材、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苏州中材公司、杭州三泰公司,大部分集中在伊拉克北部库尔德斯坦地区、东南部的瓦希特省、南部巴士拉省。

六、伊朗

2015年,受全球经济增长乏力、原油等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低迷等因素影响,中伊经贸合作有所下滑。1-11月,双边贸易额达310.9亿美元,同比下降34.6%;其中对伊出口161.8亿美元,同比下降26.6%,自伊进口149.1亿美元,下降41.6%。我国自伊进口原油2436万吨,占我自全球进口总量的8%。我国在伊新签工程承包合同额12.8亿美元,同比下降59.4%。

我国对伊朗直接投资的领域主要包括:石油天然气、水利、石油化工、基础设施建设、机械、轻工、农业、旅游和交通运输工具制造等。主要投资项目包括:常熟达涅利冶金设备有限公司在伊朗伊斯法罕投资建设的设备生产项目;苏州阀门厂在伊朗投资建设的阀门生产厂;山东伟峰矿业在伊合资成立的库马矿业有限公司;北方工业公司、长春客车厂与德黑兰城乡铁路公司合资组装地铁客车以及大众陶瓷厂在马什哈德投资生产瓷砖等。

七、沙特阿拉伯

目前,我国已成为沙特非石油行业最大贸易伙伴。2015年1-11月,中沙贸易额476.6亿美元,其中我国出口197.5亿美元,从沙进口279.1亿美元,同比下降38.2%。同期,我国自沙进口原油4609万吨,占我自全球进口总量的15%。2015年1-11月,我国企业新签承包工程合同额53.7亿美元,同比下降38%。目前在沙中资公司超过百家,业务涉及石化、铁路、房建、港口、电站、通讯等领域。

八、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目前,我国在阿联酋设立的公司有300多家,主要集中在迪拜(180家),沙迦(110家)和阿布扎比(20家)。大多数公司从事商品贸易,从事生产经营的很少。投资方式以私人直接投资为主,大多规模不大。规模相对较大的有几个贸易中心。在生产性项目方面,我国公司对阿联酋的投资环境和投资领域尚缺乏足够了解。为了改变单一的石油经济,阿联酋正在大力鼓励外商投资,发展当地工业,以实现经济多元化和收入多样化。

我国对阿联酋的投资主要领域为钢铁、建材、建筑机械、五金、化工等。其中,主要投资项目包括:天津钢管厂投资15亿元人民币在迪拜杰拜勒•阿里自由区设立分公司;中化公司累计投资约1亿美元开发阿联酋油气项目。

九、巴林

我国出口到巴林的主要是机电产品、钢材、纺织服装等,从巴林进口的主要是铁矿砂、铝、液化石油气等。而在非石油贸易领域,我国是巴仅次于沙特的第二大伙伴,是巴最大的非石油贸易进口来源国。目前在巴中资机构有6家,分别是华为技术、中兴通讯、中建、中港、我国银行、沈阳远大。另有华人开设私营贸易公司6家,餐厅4家。

近年来,中巴两国经贸关系发展顺利。两国陆续签署了经济贸易与技术合作协定、相互给予最惠国待遇的换文、民航运输协定、鼓励和相互保护投资协定、避免双重征税和防止偷漏税协定、劳务合作及与劳务合作有关的职业培训合作协定等文件。

十、阿富汗

截至2014年底,我国累计对阿非金融类直接投资5.14亿美元,主要涉及矿产、通讯、公路建设等领域,主要投资项目是阿姆河盆地油田项目和埃纳克铜矿项目。截至2014年底,我国企业在阿累计签订工程承包合同额9.68亿美元,完成营业额6.38亿美元,主要领域包括电信、输变电线路和道路建设等。目前驻阿中资企业8家,中方员工约150人。

据我海关统计,2013年中阿双边贸易总额为3.37亿美元。其中我国对阿出口3.28亿美元,主要出口商品是电器及电子产品、运输设备、机械设备和纺织服装等。自阿进口0.096亿美元,主要进口商品是农产品和皮革等。

十一、阿曼

石油是阿曼经济的支柱产业,国家GDP的43%来自石油工业,财政收入的70%来自石油收入。主要进口产包括机械及运输设备、制成品、食品及活动物,主要出口产品包括石油和液化天然气,转口也是阿曼出口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2014年,阿曼是我国在阿拉伯地区第四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达258.7亿美元,同比增长12.9%,其中,中方出口20.6亿美元,进口238.1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8.6%和13.3%。中方出口商品主要为机械设备、电器及电子产品、计算机与通信技术产品。中方进口商品主要为原油。

十二、也门

也门经济发展主要依赖石油出口收入,受益于国际市场的高油价。政府极为重视石油的勘探和开采,力图通过开发石油和矿产资源克服经济困难。主要进口产品包括运输工具、机械设备等国内建设所需物资以及大量轻工产品,主要出口产品包括石油、棉花、咖啡、烟叶、香料和海产品等。

据也门官方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已连续5年保持也门商品第一大进口国地位。2013年,我国自也门进口商品总额达17.69亿美元,进口额占也门出口总额的23.7%,以原油及矿物油类为主。2013年,我国从也门进口石油1205.5万桶,价值13.2亿美元;进口液化天然气达3.65亿美元;进口工业乙烯废料价值约300万美元,进口鱿鱼、海鱼及其它海产品价值达515万美元。

十三、以色列

以色列主要进口产品包括原材料和投资性商品,出口产品以工业制成品为主,特别是高科技产品。2014年中以双边贸易继续保持稳步增长,进出口总额108.8亿美元,同比增长0.5%,占以色列对外贸易总额的8.5%。贸易结构持续优化,从以食品、钻石、化工等传统产品贸易,不断向高科技、新能源、生物技术、现代医药等方向发展转变,产品结构呈现多样化态势。中以服务贸易发展势头良好,2014年前3季度,双边服务贸易额5.1亿美元,其中中国服务出口2.8亿美元,进口2.3亿美元,主要集中在旅游、运输、咨询等领域。中国是以色列在亚洲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也是其全球第二大贸易伙伴。

十四、黎巴嫩

黎巴嫩矿产资源少,且开采不多。工业基础相对薄弱,以加工业为主。主要进口产品为矿产品、机械器具、电器设备及其零件等、化学及相关工业产品等,2015年第一季度黎主要进口来源地为中国、意大利、德国、法国、俄罗斯。主要出口产品为食品、饮料及烟草、珍珠、宝石和贵金属、机械器具、电器设备及其零件等,以出口沙特、阿联酋、伊拉克、南非、叙利亚为主。

黎巴嫩自我国进口的主要大类商品为机械器具、电器设备及其零件、贱金属及其制品、纺织原料及纺织制品、杂项制品、塑料及其制品、橡胶等。对我国出口主要商品为贱金属及其制品、机械器具、电器设备及其零件、塑料及其制品、橡胶等。

十五、卡塔尔

石油、天然气是卡塔尔的经济支柱。近年来,政府大力投资开发天然气,将其作为经济发展的重中之重,卡塔尔是世界第一大液化天然气生产和出口国。

2013年中卡双边贸易额101.6亿美元,其中我国出口17.1亿美元,进口84.5亿美元。承包工程方面,截至2013年底,我国企业在卡累计签订承包工程合同额76.3亿美元,完成营业额70.6亿美元,涉及市政、路桥、港口、电信等多个领域。投资方面,截至2013年底,我国企业对卡非金融类直接投资2亿美元,卡累计对华直接投资约4700万美元。此外,中卡在金融、航空、旅游等服务业领域合作也取得了积极成果。

十六、阿塞拜疆

目前,阿塞拜疆仍依靠石油产业支撑国民经济,石油及石油产品的出口额占出口总额的89.48%,机电产品、日用消费品仍主要依靠进口,对阿塞拜疆社会经济领域的国外投资也主要流向油气领域。

我国是阿塞拜疆阿第十三大贸易伙伴和第五大进口来源国,在阿工程承包数量逐渐增多、规模逐渐扩大、领域逐渐扩宽,一批电站、通讯、工业厂房等项目的建成带动了我国设备、技术的出口。

十七、亚美尼亚

亚美尼亚主要进口产品有钼矿、铜矿、金刚石、黄金、白兰地酒类、几种化学材料和电子产品,主要出口产品有石油产品、天然气、食品工业产品、砂糖和其它。

我国在亚美尼亚承包工程主要集中在电站、通讯领域。目前也有大型国有企业正在积极跟踪公路、铁路、电站等工程项目。我国向亚美尼亚出口的商品主要有移动和固定通讯器材、计算机及部件、钢材、毛皮制品、家具及备件等,自亚美尼亚进口商品主要有铜及铜精矿、酒类产品和钻石产品等。

十八、科威特

科威特主要进口产品有车辆及其零部件,机械电器产品,锅炉机床产品,天然与养殖珍珠以及宝石进口,主要出口产品有原油及矿物燃料,化工产品,车辆及零部件。为满足国内不断增长的人口的需求,科威特水电部正通过长远的发展规划推进水利建设。

我国是科威特第一大出口市场(原油除外),其次分别为阿联酋和沙特;也是科第一大进口来源国,其次分别为阿联酋和美国。

十九、埃及

埃及是我国在西亚非洲地区重要经贸合作伙伴,是“一带一路”建设合作重点国家。近年来,中埃经贸合作发展顺利。埃是我国在阿拉伯国家第三大出口市场,我国是埃第一大贸易伙伴国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地。2015年1-11月,双边贸易额116.4亿美元,其中我出口107.5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10.4%和12.2%。我企业在埃承揽工程项目增长较快,1-11月,在埃新签承包工程合同额同比增长95.2%,达26.6亿美元。

埃为我在阿拉伯国家第5大投资目的国。截至2015年11月,我对埃直接投资存量6.9亿美元,中埃合作建设的苏伊士经贸合作区经过多年发展,已成为我国企业赴埃投资兴业的良好平台。


我国对西亚国家投资现状

我国对西亚国家的直接投资存量从2005年的81761万美元增至2014年的1464863万美元,增加了近10倍。2014年我国对西亚各国的直接投资流量高达22.01亿美元,同比增长65.2%,大大高于我国全部对外直接投资流量22.8%的年度增速,并和西亚地区全部FDI流入额继续下降形成鲜明对比。

从中国与西亚国家的贸易投资合作来看,石油贸易是双边贸易的主体,但近年来其他领域的贸易投资合作也日渐增多。例如,在新材料领域,沙特基础工业公司与中国机构展开科研合作,并将合作成果向市场化方向转化;在信息通讯领域,2014年华为与沙特劳工部下属培训机构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积极开展项目合作与联合创新。中国与西亚国家之间加快协商推进中国—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自由贸易区谈判,这将对双边贸易投资合作产生积极影响。


图2:2005—2014年中国对西亚国家的直接投资存量情况


数据来源:国研网统计数据库,国研网宏观研究部整理


这表明我国对西亚直接投资有其内在的发展潜能,当前这种潜能尚未释放殆尽。支持这种潜能的主要因素包括以下几个方面。其一,中国对能源类资源需求强劲,西亚是全球能源产品主产地之一,中国的能源需求将持续推动中国在西亚能源主产国投资。其二,中国是制造业大国,西亚诸国大部分人均收入处在全世界中上水平,不论是工业过程还是家庭消费,对制造业产品需求巨大,这为中国制造品的生产和销售商投资西亚提供了广阔的活动天地。其三,西亚基础设施建设需求巨大,为中国工程承包市场提供了巨大商机,也将促进相关企业对外直接投资。由于我国与西亚的资源禀赋和产业结构互补性较强,我国—海合会自贸区谈判的稳步推进又创造了良好的外部环境,未来我国与西亚双边贸易的增长空间仍然广阔,两地有望通过不懈努力和积极协作,共同应对外部挑战,在互利共赢中实现更深层次的双边贸易协同发展。


我国与西亚国家贸易现状

2014年,尽管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我国与西亚国家间的双边贸易再次创历史新高。据我国海关统计,2014年我国从西亚国家进口商品总额为1611.7亿美元,同比增长3.7%;对西亚出口商品总额为1132.8亿美元,同比增长22.7%;我国对西亚国家总体呈现贸易逆差,逆差额为28.9亿美元。西亚国家在我国对外贸易中的地位保持上升态势。

从我国与西亚国家的贸易投资合作来看,石油贸易是双边贸易的主体,但近年来其他领域的贸易投资合作也日渐增多。例如,在新材料领域,沙特基础工业公司与我国机构展开科研合作,并将合作成果向市场化方向转化;在信息通讯领域,2014年华为与沙特劳工部下属培训机构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积极开展项目合作与联合创新。我国与西亚国家之间加快协商推进我国—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自由贸易区谈判,这将对双边贸易投资合作产生积极影响。

一、贸易规模迅速扩大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随着我国对西亚国家石油进口量快速增加和国际石油价格的高位运行,以及我国资本品和轻工业产品制造生产和出口能力的显著提升,我国与西亚国家的双边货物进出口规模迅速扩大。

2000—2014年,我国与西亚国家进出口贸易总额从161.53亿美元扩大到2744.5亿美元,年均增长达到22.43%。虽然,由于受到2008年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影响,我国与西亚贸易额在2009年出现了十多年来的首次下降,从2008年的1387.32亿美元锐减至2009年的1072.5亿美元,但是在2010年之后,我国与西亚贸易迅速恢复,规模继续扩大。

二、贸易关系日益密切

从我国对外贸易的角度看,西亚进出口总额占我国对外进出口总额的比重虽然仍比较小,但近年却呈现出了稳步上升的趋势,重要性正不断加强。在出口方面,1994年,我国对世界出口总额为1156.14亿美元,对西亚出口只有25.81亿美元,仅占总额的2.13%。2014年,我国对外出口总额增至23427.5亿美元,对西亚出口已增至1132.8亿美元,占比增加至4.84%,增长了2.71个百分点。在进口方面,1994年,我国进口贸易总额为1156.14亿美元,从西亚进口12.46亿美元,西亚占我国进口贸易比重仅为1.08%。到2014年,我国进口贸易总额增至19602.9亿美元,从西亚进口额更是增长到了1611.7亿美元,从西亚进口额占我国进口总额占比提高到了8.22%,增长了7.14个百分点。相反,在同一时期,欧盟、日本、美国在西亚货物进出口中的比重却逐步下降。至今,我国已顺次超越了韩国、美国和日本,成为仅次于欧盟的西亚第二大货物贸易伙伴。

从西亚对外贸易的视角看,我国作为西亚各国的贸易伙伴地位日益重要。20世纪七八十年代,西亚绝大部分国家总出口的80%以上是销往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和地区。在西亚各国的进口商品中,来自发达国家的商品也占到总额的80%左右。但是,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特别是从21世纪开始,随着我国工业制造业的崛起以及能源需求的不断增大,我国与西亚各国的贸易往来迅速增加。

三、贸易结构持续优化

从我国与西亚国家的贸易平衡方面看,1999年之前,在我国与西亚的相互贸易中,基本上呈现两地贸易平衡、我国有小幅度顺差的状态;进入2000年,作为全球最重要石油供应地的西亚成为了我国能源资源的最主要进口来源地,兼之我国自加入WTO后积极实施了各项关税减让政策,促进了我国从西亚国家的进口,我国开始对西亚保持了长期的贸易逆差,并且贸易逆差更有持续增加的趋势。2010—2012年,我国对西亚地区的贸易逆差连创三次新高,分别达到239.99亿美元、543.75亿美元、594.99亿美元,2014年回落到478.9亿美元。据2015年上半年数据,沙特阿拉伯、伊拉克、阿曼、科威特等国家在逆差国中名列前位,对阿联酋、伊朗等国家形成贸易顺差,能源资源的出口在西亚的对外经贸中仍然占据着最重要的地位。

可以发现,我国对西亚地区逆差的国家均为世界产油大国,以石油和天然气为主的能源资源产品是这些国家在对外贸易中具有比较优势的贸易品,我国对西亚能源资源的依赖性相对较强。另一方面,由于西亚各国对我国进口的需求增速较为缓慢,所以,我国与西亚的国际贸易存在一定竞争劣势,并越发严重,贸易逆差也相应不断扩大。

四、贸易国别相对集中

我国在西亚的主要贸易伙伴一般是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石油资源丰富和城市基础设施需求增长较快的国家。近十多年,沙特阿拉伯一直是我国在西亚地区最大的贸易伙伴,阿联酋、伊朗和阿曼则基本维持在第二至第四位。我国与西亚地区的贸易具有国别集中度高的特征,2015年我国与阿联酋、沙特阿拉伯、伊朗、伊拉克、科威特的贸易额达1698.52亿元,占我国与西亚贸易总额的61.89%,并对沙特阿拉伯实现由逆差向顺差的转变。

近几年来,与我国贸易水平提升最为显著的西亚国家是伊拉克,这主要是源于该国在美伊战争后的社会重建和经济复苏进程得以比较顺利地进行,而我国作为最大的石油消费增长国,高度重视伊拉克石油市场;与我国贸易增长较快的还有产油大国科威特,这同样得益于该地区周边局势的缓和稳定。我国在整体维持与阿联酋、沙特阿拉伯等西亚产油大国的贸易额的同时,与战后复兴的伊拉克、科威特等西亚产油国的进出口贸易快速增长,说明我国与西亚的贸易合作有向国别多元化发展的潜力,加强与这些国家的贸易往来,不仅有利于确保我国的能源贸易安全,还有利于未来我国与西亚地区贸易往来的可持续发展。


与西亚国家合作存在风险

一、部分国家经济低迷,存在投资风险

经济基础方面,2014年,西亚地区有8个国家中GDP为负增长,这主要由于地区政治动荡、局势突变、多国政府更迭导致经济低迷。但卡塔尔、科威特、阿联酋等石油输出国的人均水平与发达国家相当,与陷入增长停滞的发达国家相比,经济增长潜力颇大。偿债能力方面,约旦、以色列的财政赤字高出国际警戒线(3%),财政实力令人担忧,并存在通货膨胀风险;科威特、阿曼、约旦、沙特阿拉伯等国的短期债务比重较高,在短期内爆发风险的可能性较大。

二、政治脆弱性和不确定性明显,地缘政治风险加剧

西亚地区的国家长期在政治依赖西方发达国家,一些西方大国出于自身利益,置国际法准则和联合国权威于不顾,对西亚国家内政横加干涉,推行“新干预主义”,使得西亚事实上并未能做到真正的民主自由和民族独立,这将成为中国与西亚国家深化经贸合作中的潜在威胁。加之地区局势长期动荡,社会矛盾错综复杂,多国形势恶化,如伊朗核问题在短期内无法解决,国内保守派和改革派矛盾冲突不断;伊拉克的“伊凡特”组织宣布建立“伊斯兰国”,严重威胁国家统一;巴以冲突的持续导致恐怖袭击事件时有发生。

三、教育、宗教、文化等社会风险突出

西亚地区是人类古代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其宗教文化相当浓厚,是伊斯兰教、犹太教和基督教等世界性、地区性宗教的发源地。除了以色列信仰犹太教外,其他国家的大多数居民信仰伊斯兰教。复杂的历史和民族渊源、浓厚的宗教氛围、差异较大的生活习惯,可能使得中国企业在加强与西亚合作的过程中,未能及时适应当地人民的生活习惯和文化习俗,甚至产生误解、恐慌和冲突,从而成为一定时期内制约两地经贸深度合作发展的不利因素。


政策建议

受内部与外部因素共同作用,我国与西亚国家的双边贸易不平衡将继续得以改善。一方面,油价较低使得在高油价时期启动的能源产能因为不盈利无法进入市场,全球能源价格开始逐步企稳,能源输出国的出口获得更有力的支撑。另一方面,原来与我国贸易量较小的西亚国家经济增长的动力较强,随着经济发展,从我国进口更多日常消费品的需求将有所增加,从而促进我国向西亚国家出口的发展。

未来,随着我国从西亚进口石油、天然气等能源资源的增加,双边贸易额也将迅速增加,我国用于能源资源进口的开支也将相应扩大,能源进口必将成为影响我国与西亚贸易平衡的最重要项目。怎样才能够在扩大西亚能源资源进口的同时,维持两地贸易平衡,引导“石油美元”的回流,将成为我国经贸安全的重要议题。

一、以“海合会”成员国为海外投资风险避风港,共建“一带一路”合作伙伴关系

海合会成员国—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卡塔尔、科威特不仅能源丰富,而且投资开放程度较高,与中国的经贸往来密切,总体风险较低。具体来看,阿联酋风险最低,伊朗处于投资高危警区。从总体排名看,阿联酋凭借较好的投资机遇和较低的投资风险,成为西亚地区风险最低的国家,沙特阿拉伯、卡塔尔、科威特、以色列紧随其后。具体来看,阿联酋因丰富的能源、较低的社会政治风险以及与中国密切的经贸合作而夺得魁首,沙特阿拉伯因市场规模大、自然资源丰富、营商环境便利程度较高成为第二风险低的国家,而伊朗却因较高的社会政治风险、以及与美国抗衡的大国博弈风险处于中国海外投资风险的高危区。

建议通过国家层面持续注入更多的政策支持,落实我国和西亚国家关于“一带一路”合作的共识、倡议和总体规划,巩固和发展与西亚国家的友好关系。具体实行上,可成立专门的领导小组与专家委员会,对“一带一路”建设进行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并提出指导和督导;可提出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发展战略,细化我国加强与西亚国家和地区贸易合作的规划,推进与西亚国家开展多领域、多层次、多形式的贸易合作。通过与西亚共建“一带一路”合作伙伴关系,全面扩大与西亚的贸易经济交往,拓展对西亚国际贸易合作的深度和广度,我国与西亚将都能因此而共享巨大的贸易利益。

二、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及产业互联互通

推动我国和西亚在港口、铁路、航空领域的互联互通进程,在保证交通基础设施网络的联通性和有效匹配衔接的前提下,加强两地在国际海、陆、空通道的建设和升级,将能为深化我国与西亚贸易合作提供重要的支撑。加强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合作,共同维护输油、输气管道等运输通道安全,推进跨境电力与输电通道建设,积极开展区域电网升级改造合作。共同推进跨境光缆等通信干线网络建设,提高国际通信互联互通水平,畅通信息丝绸之路。

1、阿联酋: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合作先行

在当前国际油价低迷背景下,阿联酋力图加快经济多元化,摆脱对石油的过度依赖,并搭上“一带一路”快车,与中国加强投资合作,实现国内基础设施建设的升级改造。2020年世博会将在迪拜举办,预计迪拜世博会的基础设施和城市建设的公共和私营总投资约183亿美元,未来迪拜世博会的交通、通讯、建筑类项目的对外承包量将大幅增长。这为中国基建企业“走出去”提供了良好契机。

2、沙特阿拉伯:油气开发和铁路建设投资合作前景广阔

沙特是我国最具有增长潜力的海外承建市场之一,并在油气和基建投资合作领域取得实质性进展。油气方面,中石化集团与沙特阿美公司组建中沙天然气公司,已投资沙特的红海炼厂、沙特B块天然气勘探开发等项目。铁路建设方面,沙特政府计划在2013年至2023年投资450亿美元建设全国铁路网,包括沙特大陆桥连线、南北线等6条铁路干线,全长约7000公里。中国企业在沙特承建过麦加轻轨铁路等交通建设项目,具有技术和成本竞争力,是沙特铁路建设的良好合作伙伴之一。

3、卡塔尔:路桥、铁路、电信等基建合作可能性最大

 2014年11月,中国与卡塔尔签署了“一带一路”合作文件,将扩大在基础设施建设、高科技领域,特别是交通、路桥、铁路、电信等方面多种形式的互利合作,并且卡塔尔鼓励可实现最有效利用本国现有原材料的项目,再加上中国企业承建过卡塔尔东西走廊、岸桥场桥、梅塞伊德天然气工业园等基建项目,更加深化了中国与卡塔尔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投资合作。

4、以色列:重点发展高科技产业

与油气资源丰富的西亚国家不同,以色列的能源、矿产并不算丰富,但以色列的高科技产业处于世界前列,因此以色列的高科技产业和技术创新企业一向是外企投资重点。外资企业对以色列的高科技产业投资占外商总投资的65%,这主要得益于以色列的高科技水平、高劳动力素质、以及政府对工业研发、技术创新型领域的外企投资鼓励。因此外商特别适合投资高科技产业,尤其是在以色列设立研发中心。

三、深化与西亚国家工业制成品的贸易合作

我国与西亚的商品贸易有很强的互补性,我国对西亚主要出口轻工、机械装备等工业制成品,而我国从西亚进口的商品主要为矿物燃料、有机化学原料、塑料及其制品。正是经济贸易的互补性,使我国与西亚双方能互利共赢和共同发展,工业制成品贸易合作的继续深化存在广阔的空间。在深化我国与西亚国家的工业产品贸易合作中,我国应在巩固传统的劳动密集型轻工业商品贸易的同时,大力发展机电产品、高新技术产品,促进产品升级转型,迎合西亚地区的消费需求。

我国是工业大国,也是能源消耗大国,石化能源主要依赖外部提供,预计2016年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将上升到62%。与此同时,由于汽车保有量增加、城市化发展和石油资源开发,石油需求将增长4.3%。西亚则是我国最主要的石油供应合作伙伴,因此,须加强我国与西亚国家的能源合作,深化能源贸易伙伴关系。(来源:国研网)



  • 联系我们:010-63981577(新媒体事业部)

本期编辑:宋镇宏   王雨阳

中国工业品牌新丝路之旅活动


更多关注




中国工业报

微信号:zggybs

             ▲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简介:本微信号是《中国工业报》官方微信平台。关注中国工业新闻的朋友,在这里可以获得丰富的政策信息、行业资讯、企业消息,以及本报的独家评论。


感谢您的阅读,如您喜欢请点赞留言哟(●'◡'●)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